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肖
《都挺好》不懂女強人
發布時間:2019-06-13
 
《都挺好》不懂女強人

作者:江岳 微信公眾號:首席人物觀(ID:sxrenwuguan)

01

2004年,香港,北京姑娘杜鵑已經習慣被人稱為“黃太”。這位精通財務的前中國銀行職員此時正在籌備國美上市事宜。

“賢內助”是她給自己的定位。她曾經的理想是:家庭幸福,事業有成。

但丈夫黃光裕提醒她:“黃太”叫不得,得叫杜總或者英文名。這關系到杜鵑國美執行董事的獨立身份,當然也關系國美的臉面,畢竟,沒人希望自己的上市公司被稱為“夫妻店”。

《都挺好》不懂女強人

黃光裕和妻子杜鵑


“黃太”就此打住,“杜總”流傳開來。這成為幾年后變故的隱喻,當黃光裕身陷囹圄,杜鵑被迫獨當一面。她剪短長發,走向臺前,趕走黃家兩位想要奪權的妹妹,又在與“叛臣”陳曉的惡斗中取得勝利。

亂局之中,杜鵑一度很慌。多年后她坦承,此前沒有承受過這么多的問題,缺少鍛煉,也比較懶,直到被挫折和困難激發出潛能。

有國美離職高管評價:

“杜鵑最大的成績,就是運用高超的手腕,理順了國美內部的關系,保證了國美的平穩發展。”

與黃光裕的狼性不同,杜鵑很柔,一個典型做法是,她留下了在當年陳曉之爭中搖擺、甚至犯錯的核心業務層。

國美沒有改姓。盡管它后來經歷了2012年的6億元巨虧、錯過移動互聯網轉型的最佳時機,但杜鵑守住了這塊地——這是黃光裕今后一切故事的基礎。每一次黃光裕被傳提前出獄,國美股價都被拉升,也映射著資本市場對此的期待。

這位“國美控股集團杜鵑女士”不稀罕企業家的成功。“我不想做企業家,千萬別說我想做企業家,別給我定成企業家”,她曾經這樣反復告訴記者。

她每月去看望丈夫,每次半小時,帶回后者批閱過的工作文件。兩人成為商界患難相守的典范,一個說:有你在,我放心;一個答:等你出來,還你一個更好的國美。

擺在金燕面前的局面就沒有這么溫情脈脈了。

這位小馬奔騰董事長李明的遺孀,看著對賭失敗后產生的2億債務,傻了眼。她在丈夫去世后才知道這份協議的存在,而根據法院判決,她得承擔連帶責任,這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都挺好》不懂女強人

李明的遺孀金燕

她不服,有一萬個不同意。這輩子從未有過的生存壓力,突然洶涌而至。

金燕原本一切順遂。丈夫公司形勢大好,她安心在家帶女兒,當素食餐廳老板。命運偷襲打來的拳頭,她倔強懟了回去。

這位毫無公司管理經驗的女人接管了小馬奔騰公司,這是無奈之舉,船行大海靠舵手,在所有人都動搖之時,她只能硬著頭皮頂上。

她拿出玩命的勁頭,工作到天亮才回到家,早上9點又出現在辦公室。聽取工作匯報時得用筆記本一直記,桌上的煙灰缸沒多久就堆滿了。她顧不上憂傷失眠,也顧不上剛上小學一年級的女兒,愧疚時,她告訴女兒:

“船漏了個大窟窿,可能要沉掉,我們在船上,媽媽是抱著你呢,還是去堵那個船窟窿?”

10個月之后,她換了一艘船。她在激烈的人事和股權斗爭中被罷免出局,隨后帶著部分員工成立新公司“正在發生”。期間,她堅持上訴,反抗2億債務,在最后一天才湊齊104萬的上訴費。事發后的三年里,她同時處理著十幾個官司,深夜的朋友圈和微博,成為她的焦慮宣泄出口。

金燕始終沒有被壓垮,忙碌的工作拯救了她。熟悉這對夫婦的人說,“這他媽就叫老大的女人”,她對自己的評價倒透著戲謔:一位能同時耍著五六個球不會掉的小丑。

02

杜鵑和金燕的強悍多少有些命運所迫的意味。

這是過去很多女強人故事的開端——如果沒有丈夫的早逝,董明珠可能只是被秦淮河滋養著的普通女子,安靜陪兒子長大,在穩定單位里干到退休,習慣平凡生活里的瑣碎日常。

但有些女人就是天生強悍。她們野心勃勃,骨子里流淌著對成功和財富的向往,絲毫不亞于男人,事業軌跡也由此鋪就。

比如投資女王徐新。這位中國第一代VC 1988年從南京大學外語系畢業,進入中國銀行總行工作,幾年后考取英國注冊會計師,跳槽進入普華永道。

1995年,在香港投資機構百富勤,她押中了人生第一個知名項目娃哈哈。她賭的是未來:中國人會像外國人一樣習慣喝瓶裝水。

她成功了。

“好眼光”成為日后人們對這位女性投資人的關鍵評價,佐證便是成績單上越來越多的明星公司:網易、大眾點評、攜程、京東、趕集網、唯品會、三只松鼠、美團、知乎、瓜子二手車等等。

她押中劉強東的故事成為經典。在劉強東因為缺錢愁到一夜白頭的2006年年底,徐新出現了。兩人在深夜暢聊4小時后,徐新當即決定拿下,不給他機會再見其他人。

兩人很快飛上海簽下投資框架。徐新投入了1000萬美元——是劉強東期待數額的五倍。8年后,劉強東在納斯達克敲響的鐘聲,為徐新的今日資本帶來22億美元收益。投資回報比接近160倍。

《都挺好》不懂女強人

今日資本創始人及總裁徐新

徐新另一個為人稱道的特質是有耐心,她曾經陪伴丁磊度過互聯網泡沫滅破滅后的黑暗兩年,最終等到柳暗花明。

但她拒絕被稱為女王。“如果說今天我有一點成就,是因為我花了3萬個小時在里面”。她勤奮,每天工作14個小時,多年如一日。

天道酬勤,多數人的成功寶典里都有這條法則。

女強人更是如此。

柳青加入滴滴后,經常因為開會回家太晚見不到三個孩子,內部團隊一度設計方案:柳青每晚9點下班陪孩子,等孩子入睡后,11點在她家樓下繼續開會。

董明珠在格力創造了28年沒有休一天假的記錄。2005年母親去世時,她因為工作沒能守在身邊,13年后,她在公開場合提及此事,仍然懊惱落淚。

她們奮力奔襲,在這個仍然屬于男人的主場里全力出擊。偏見依然存在——她們總會被問到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私下愛看什么電視劇、有過怎樣的愛情故事。

這些問題,提問者們很少拋給那些男性成功者。

03

2004年底,當當網總裁辦年度總結會上氣氛凝重。

當當這年的整體業績沒有達到預期,董事長俞渝當場把質問拋給了李國慶:“怎么沒有完成?”后者沉默了一分鐘,隨即提出離職,第二天他沒來公司,第三天又出現了。

與丈夫并肩作戰并非易事,尤其這位丈夫還是熱衷放飛自我的前北大才子。當李國慶恣意而為時,俞渝只能扮演控制事態的角色。當年他大戰“大摩女”時如此,后來力挺劉強東發表不當言論時亦是如此。

真正的強大,不是秀出肌肉的數量,而是不顯山不露水地控制肌肉,發揮力道。

李國慶與俞渝的組合曾經讓劉強東很羨慕,“你看看你老婆,紐約大學MBA,又是華爾街回來的,能幫你做事業”。李國慶自己也戲謔:一個從美國華爾街回來的女精英,回國嫁給了一只土鱉。

《都挺好》不懂女強人

當當上市當天的李國慶和俞渝


差異注定了日后的重重分歧。亞馬遜、百度、騰訊曾經先后釋放收購當當的意愿,俞渝傾向于賣,李國慶傾向于不賣,最終價格都沒能談攏。

機會轉瞬即逝,等到2018年3月,李國慶權力被架空,當當與海航洽談賣身事宜時,這家昔日的紐交所上市公司市值已經只剩下10億美金——曾經被他們狠狠壓制的京東,在當年7月公布的市值是719億美金。

俞渝對此有多少心存不甘,外人無從得知。事實上,早在2013年的中國商界木蘭年會上,她就感慨:“假如我有選擇,我絕不會和我的老公李國慶一起創業”,“自己能和李國慶的婚姻堅持到現在,自己也算個奇葩”。

她的心愿終于在今年2月實現。李國慶宣布退出當當,結束夫妻店模式。不過,在當當全面落后的局勢之下,54歲俞渝的新征途前景并不明朗。而這位性格保守的創業者已到知天命之年,心境越發淡泊:

“女人不像男人到了中年就會有危機感,充滿了刺。我們這些女的,對于中年反而有淡淡的喜悅,更能接受自己了,不像年輕時自我掙扎,不服、著急、焦慮。”

當然,這并非退卻,也不是放棄。隱忍平和,也可以是女強人的面孔。

04

忠誠,勤奮,有欲望,有手腕,有韌性,這些女強人的特質,《都挺好》的編劇都塞給了女主角蘇明玉。

當公司內部傳言她要被同行的鎏金公司挖走,連親信都跑來質疑時,她態度明確:背叛師傅?一輩子都不可能;

為了追回一筆意外失去的億元訂單,她單刀赴會,獨自跑到成都堵門,陪客戶吃自己不擅長的辣火鍋,一口一口悶白酒,被懟后回酒店狂吐,最后爬進浴缸和衣而睡,手里還緊緊攥著手機;

……

《都挺好》不懂女強人

《都挺好》電視劇截圖


她如此成功,才能在糟糕的原生家庭面前揚眉吐氣:包攬母親葬禮的全部費用、幫遠在美國失業的二哥找工作、給父親買房掏錢。

公眾號“破詞兒”還在《蘇明玉到底有幾個臭錢?》算了筆賬,結合她在劇中為家人花錢、日常奢侈品穿搭、出行座駕、房產、公司業績等細節,得出保守估計的數字:她的年收入在3000萬左右。

還是稅后。

然而,這樣的女強人人設,在家庭大和解的結局里被碾成碎片:為了照顧得阿茲海默癥的父親,蘇明玉選擇了辭職。

這讓人愕然。女性的事業追求,對成功的渴望與追求,在親情面前一文不值?何況,這并非“二選一”的對立,蘇明玉完全可以用“臭錢”實現對老人的贍養,比如請保姆,送高端養老院等等。

當然,現實生活中也不乏女強人隱身的案例。

張瑛曾經參與阿里創立,在主導“來往”不力之后,頂著“M11”的戲稱——比馬云的“M10”還高一級——退隱;

馬東敏也曾在2008年退出百度管理,直到風雨飄搖的2017年回歸,主導百度改革。有文章評論稱,李彥宏2012年就在內部發信要求“淘汰小資,重拾狼性”,但真正的轉型變革是馬東敏回歸后才開始的。

不過,女強人的閃轉騰挪,多是為了公司業務的健康順暢發展。苦心經營取得的工作成果,正常人都舍不得輕易放棄。

匆匆讓女強人人設下線,《都挺好》編劇或許也有不得已之處。好在,現實生活中,女強人的面孔有千千萬,唯有“不輕言放棄”是她們共同的底色。


部分參考資料:

1.《金燕:放入火中》,李婷婷,《人物》雜志

2.《柳傳志之女,曾經最年輕的高盛亞洲區總經理,后來,她放棄千萬年薪加入一家創業公司》,張秋穎,《中國企業家》

3.《中年李國慶們油膩的女性觀》,侯虹斌,騰訊《大家》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