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插花
四渡赤水,毛澤東軍事上的得意之筆,運動戰的典范,把蔣徹底搞懵
發布時間:2019-04-17
 

文:黃金生

2018年12月26日是毛澤東誕辰125周年。在中國革命戰爭史上,毛澤東指揮的四渡赤水堪稱知名度最高的戰役之一,在軍史上也享有極高的地位。1960年5月,毛澤東會見來訪的英國二戰元帥蒙哥馬利,蒙哥馬利對毛澤東說:“我讀了你的軍事著作,研究了你指揮的戰役,特別是三大戰役,那可是你的得意之筆。”毛澤東一擺手說:“不,那不是我的得意之筆,我的得意之筆是四渡赤水。”


紅軍三渡赤水是在沒有拿下魯班場,為擺脫敵人的包圍的情況下進行的,但看似被動,實則主動。毛澤東要求“三渡赤水”的行動要大張旗鼓,唯恐敵人不發現,他還特別強調,這次渡赤水誰也不許走遠,就在二三十里的范圍之內找個樹林子隱蔽起來,休息待命。

毛澤東在策劃“三渡赤水”的時候已經把“四渡赤水”想好了。這次的行動把蔣介石也搞得暈頭轉向,他無法判斷紅軍的戰略意圖,在3月16日日記中,他寫道:“匪由茅臺西竄。其再轉南?轉北?抑留一部于東面乎?”

他還擔心紅軍重到川南會不會又要北渡長江。于是,急忙調整部署,重兵再集中到赤水河西,星夜趕筑大量碉堡,企圖用緊密銜接的碉堡封鎖線,再度圍困紅軍在赤水河以西,迫使紅軍在古藺地區決戰。3月20日,蔣介石電其前線各部稱:“以如許大兵,包圍該匪于狹小地區,此乃殲匪之良機。”

當蔣介石將各路大軍從各個方向云集川南,趕筑碉堡,尚未形成包圍圈之際,中革軍委即決定回師東渡。就在蔣介石發出電令的3月20日的當天,中革軍委向中央紅軍發出了四渡赤水電令,要求部隊秘密、迅速、堅決地出敵不備,折返轉東,再過赤水。

21日晚至22日上午,紅軍各部以隱蔽、迅速的行動全部渡過赤水河。當蔣介石令他的各路人馬向古藺地區進軍集結時,紅軍則隱蔽地與敵軍相對而行,神不知鬼不覺地跳出了蔣介石策劃的包圍圈。這次巧妙迂回,一下子將蔣介石的幾十萬大軍甩在古藺周圍。當紅軍南進至遵義、仁懷一帶時,敵軍的輜重物資還在源源北運。

三渡是公開的,四渡則是秘密的。3月24日下午,蔣介石帶著夫人宋美齡及德國顧問端納以及陳誠等從重慶飛往貴陽,等待在赤水兩岸全殲紅軍的喜訊。為了給蔣介石一個錯覺,3月24日,紅九軍團偽裝成紅軍主力徘徊于馬鬃嶺地區,向長干山等地實施佯攻,還在露天地方擺放標語,大放煙火,裝成炊煙來迷惑敵人,使得蔣介石更加相信中央紅軍要北渡長江了。

與此同時,紅軍主力向南一舉突破敵人在遵(義)仁(懷)封鎖線,火速向下,向烏江急進。而在這時蔣介石仍電令川滇黔主力以最快速度趕到黔北打鼓新場一帶集結。國共兩支隊伍一個向南疾進,一個向北圍堵,可謂是大路朝天,各走一邊。據當年參加這次行動的老紅軍回顧,紅軍和國民黨部隊經常在路口相遇,由于紅軍中不少人穿的是繳獲敵人的服裝,還以為是互相調防呢,甚至出現了在同一個村子士兵們互相遞煙,紅軍傷員到敵人衛生隊取藥看病的趣聞。據聶榮臻回憶,中央紅軍有一個排長來到一個國民黨軍的連隊伙房,看到一只煮熟了的雞,伸手抓來就要吃,伙夫連忙制止說,這是給師長煮的雞。

3月29日晚,紅一軍團先遣部隊趕到烏江北岸,利用雷電交加的天氣,乘竹筏到達對岸,并迅速架起浮橋。除九軍團繼續在馬鬃嶺一帶佯攻,掩護主力南下外,各主力軍團于3月31日全部渡過烏江,跳出了蔣介石精心部署的圍堵圈,一下子把圍堵紅軍的各路大軍甩在烏江以北。

中央紅軍南渡烏江后,毛澤東指揮部隊兵鋒直逼貴陽,紅軍一路虛張聲勢,揚言要攻打貴陽,到處書寫“拿下貴陽城,活捉蔣介石”的標語,還派出小部隊發動了對貴陽城的佯攻。因為前幾天蔣已把貴陽的主力調到了古藺,眼下貴陽只有4個團的兵力,此時蔣介石在貴陽城內,焦急萬分,他急令滇軍增援貴陽。而毛澤東的戰略意圖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意主要在于調出滇軍西進云南。

蔣介石害怕紅軍“乘虛襲擊貴陽”,慌忙把原駐防黔西、阻擋紅軍進入云南的滇軍孫渡部東調貴陽,這樣紅軍西進云南的門戶便敞開了。

兵不厭詐,調出滇軍的目的已經達到,毛決定抓住戰機,從“聲東”迅速轉而“擊西”,以每天60公里的速度向云南疾進。于4月27日進到昆明西北地區,接著轉兵向北,于5月3日—9日巧渡金沙江,沖出30萬敵軍的圍追堵截。在烏江以北地區活動的紅九軍團也于5月5日—6日從東川以西渡過金沙江,與中央紅軍主力會合。

位于四川古藺縣紅軍四渡赤水的太平渡渡口遺址。(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四渡赤水戰役,從1935年1月19日紅一方面軍離開遵義北上,至5月9日勝利渡過金沙江為止,歷時72天,轉戰5000余公里,在四川古藺就達54天。這一戰役,中央紅軍粉碎了蔣介石在川、滇、黔邊圍殲紅軍的計劃,擺脫了數十萬敵軍的圍追堵截,堪稱運動戰典范。

相關閱讀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图